幼儿园实施监控有哪些利弊

发布时间:2020-06-03 08:36:10

当然,也有一些家长坦言,媒体曝光了一些幼儿园老师殴打、虐待孩子的视频。孩子们两三岁就进幼儿园了。如果他们遇到不负责任的老师,他们无法表达自己,大人也不了解情况。有了相机,孩子们和老师们会在眼前感到轻松自在。过多的监控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。监督工作会影响幼儿教师的工作积极性。如儿童保护既要注意技术防卫,又要注意民防。要加强思想指导,提高幼儿教师待遇,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信任和支持,激发他们的职业责任感。

当然,也有一些家长坦言,媒体曝光了一些幼儿园老师殴打、虐待孩子的视频。孩子们两三岁就进幼儿园了。如果他们遇到不负责任的老师,他们无法表达自己,大人也不了解情况。有了相机,孩子们和老师们会在眼前感到轻松自在。过多的监控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。监督工作会影响幼儿教师的工作积极性。如儿童保护既要注意技术防卫,又要注意民防。要加强思想指导,提高幼儿教师待遇,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信任和支持,激发他们的职业责任感。

另一方面,虽然视频监控方便家长掌握孩子的情况,但如果他们每秒钟都盯着孩子看,会对孩子的心理产生负面影响。儿童的成长是一个习惯形成和个性形成的过程。当孩子知道父母随时都可能看着他们时,他们会克制自己的行为,压抑和克制自己的内心,慢慢扼杀自己天真无邪的天性,不利于自己的自由成长。如果孩子们知道自己总是受到监视,他们就不敢大胆行动。儿童在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,不可避免地会有错误、不当、过错等行为。如果公开传播,就会干扰和侵犯隐私,给家庭和社会造成不良影响,严重伤害孩子,甚至毁掉童年,影响生活,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。这不是骇人听闻的,而是真实客观的现实。

然而,幼儿教育是一个等待鲜花绽放、尊重儿童、保护儿童隐私、给儿童自由成长空间和环境的过程。俗话说,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在一起,只有一种爱是为了分离,也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。随着孩子的成长和走向社会,父母应该处理好他们之间的情感分离,让他们逐渐离开。多一点宽容和理解,多一点信任和人性化。无论是哪所幼儿园,都面临着孩子小、孩子多的困惑。老师们管不好这件事是不可避免的。教师应积极与家长沟通,获得家长的理解与配合,使家庭教育取得良好效果。我们不能实时监控老师。当老师是良心的问题。

换言之,教师也应该受到尊重和爱抚。这需要换位。谁愿意在他的办公室安装摄像头并实时监控它?我们应该多信任和沟通。当幼儿园把开放式实时监控作为获得家长信任的手段时,已经相当于放弃了作为教育者的底线,这是教育本身的倒退,相当危险。在目前的环境下,为了安全起见,监控视频探头已经成为幼儿园的常规配置。毕竟,近年来,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,一些幼儿园开始在网上挂上实时监控视频,让家长随时可以浏览和观看。

换言之,这些儿童的实时视频能否登上媒体,人们争论已久,其中一些视频受到批评。实时监测是一把剑,其利弊是存在的。它是否开放确实值得怀疑。如果我们从教育的角度进行分析,我们可以为家长和幼儿园提供一个更全面的视角。因此,建议幼儿教育是一个等待鲜花绽放、尊重儿童、保护儿童隐私、给儿童自由成长的空间和环境的过程。

不可否认,在幼儿园安装“全覆盖、无死角”的摄像头,不仅是对孩子的保护,也是对教师的保护。幼儿没有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,与教师相比处于弱势。如果他们受到虐待、猥亵等侵害,按照“谁主张提供证据”的一般原则要求他们提供证据,这只是一种日益增长的趋势,因为幼儿提供证据的能力很小。因此,首先要保护孩子。幼儿园是否配备监控,需要多一点宽容和理解,多一点信任和人性化。无论是哪所幼儿园,都面临着小朋友和多孩子的困惑。老师照顾不好这个地方是不可避免的。教师应积极与家长沟通,获得家长的理解与配合,使家庭教育取得良好的效果。

鉴于儿童与教师力量严重失衡,如果儿童有人身伤害,理论上应采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,教师应证明不存在侵权行为。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,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、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、生活中遭受人身伤害的,由幼儿园、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承担责任,但能证明其履行了教育管理职责的,不承担责任。但有时,由于事故造成的人身伤害,教师也可能因为无法“证明自己的清白”而遭受虐待儿童等不公平待遇。因此,摄像机的视频存储也是对教师的保护。

问题是,这架相机不是为每个想看的人准备的,而是为某些先决条件准备的。例如,为了保护园区师生的安全和个人隐私,不建议对班级活动进行在线视频监控;如果由于特殊原因,家长确实需要观看班级活动的监控视频,向区教育行政部门或公安部门提出申请,经批准后方可查看。作为准公共场所,幼儿园是弱势儿童,安装摄像头维护自身安全并无不妥。但在接入监控方面,还应加以完善,如:严禁实施网络视频监控;接入必须有具体原因,需要办理身份登记和验证手续;只允许接入,严禁复制和传播。

如果不能实时监控教师,做一名教师是良心的问题。教师也应该受到尊重和爱抚。换言之,谁愿意在办公室安装摄像头并实时监控?我们应该多信任和沟通。当幼儿园把开放式实时监控作为获得家长信任的手段时,已经相当于放弃了作为教育者的底线,这是教育本身的倒退,相当危险。此外,家长在选择实时监控花园时也要小心。等等。


上一篇: 没有了